泰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泳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对撕的背后其实是一场IP大战

来源: 作者: 2019-11-10 20:06:11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对撕的背后其实是一场IP大战

(图片来源:网络)

近日郭德纲与曹云金这对曾的师徒互撕的话题甚嚣尘上,事情的起因是德云社编撰家谱,而曹云金等一干出走的弟子被赫然“除名”,为此曹云金写了一篇长微博细数曾的师傅郭德纲的种种不是。究竟背后的真相如何,我等吃瓜大众无从了解,但明显双方争议的焦点竟然是“曹云金”这个名字的归属问题,德云社以传统艺术的师徒论将曹云金“夺回艺名逐出师门”,而曹云金在自己的长微博中也强调自己会继续使用“曹云金”这个艺名。今天小编就站在知识产权的角度来带大家了解一下究竟艺人的艺名背后有何门道。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对撕的背后其实是一场IP大战

师徒破裂背后折射出的是Ip权之争

如果站在传统曲艺的角度来看这场师徒破裂背后只是关乎师承名分,本不该如此剧烈,但以知识产权的角度去审视这其实是德云社和听云轩两家文化公司间的Ip产权之争。

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艺人,“曹云金”这三个字与其说是一个名字不如说是一个文化符号或“商标”更适合。在曹云金未出走时这枚“商标”的运营者是德云社,而现在运营者变成了听云轩。

在德云社看来“曹云金”三个字代表了一种师承关系,因此权利人应当归属自己,而曹云金则认为自己才是这枚“商标”的原始权利人,因此双方就“曹云金”这三个字的所有权展开了争执。

但艺名毕竟不是商标,究竟法律上对艺名的所有权如何界定呢?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对撕的背后其实是一场IP大战

(图片来源:网络)

艺人的艺名归属权,是艺人还是演艺公司?

答案:不一定!

在我国,关于笔名、艺名或化名等是否是遭到法律保护,条文的规定不是很全面,《民法通则》第99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制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 但明显不能将艺名的权属问题单纯的以姓名权来处理,因为和姓名相比,艺名有以下显著的不同点:

艺名有类似于商标权的标识度和专有权属性

艺名具有能带来商业价值的财产属性

其实在娱乐界艺人与演艺公司间关于艺名归属的纠纷时有发生。

【案例】

2005年胡杨琳以“胡杨林”为艺名推出网络歌曲《香水有毒》,并自此成名。2006年至2009年,其作为太格印象公司的签约歌手,2009年11月18日双方消除劳动关系。

2013年4月,桂莹莹以新人身份签约加盟太格印象公司,并开始使用艺名“胡扬琳”进行演艺、宣扬活动。同年4月14日,案外人北京太格印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了“胡扬琳”文字商标,服务种别为组织表演(演出)、录像带发行、电视文娱节目等;4月30日,北京太格印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该商标授权桂莹莹作为艺名使用。

2015年5月,胡杨琳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太格印象公司及桂莹莹诉至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要求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动、赔礼道歉并索赔损失213万余元。

2016年1月20日,朝阳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太格印象公司、桂莹莹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桂莹莹不得使用艺名“胡扬琳”进行演艺活动,删除其个人主页、太格印象官网、公司法定代表人新浪微博关于“胡扬琳”的宣扬内容及“声明”,公然赔礼道歉并赔偿23.3万余元。

(以上内容来源“搜狐网”)

以上案件中法官判决的依据为艺名的人身权属性,艺名理应归属于艺人,但事实上,基于演艺领域经济活动的多元化常常需要平衡各方权利综合斟酌,如艺名是演艺公司根据艺人的特点及观众喜欢等综合考量后为其量身定制,为演艺公司的智慧劳动成果,演艺公司可事前约定该艺名的归属,或是如曹云金这样代表了传统师承关系的艺名都不可一概而论。

艺名与商标运营的异同点

前面说过艺名与商标类似,都拥有标识度和专有权。正由于如此利用名人姓名、笔名、艺名抢注商标的恶性事件也屡禁不止,关于名人姓名的商标抢注可参考本公众号之前的文章《除了傅园慧,还有哪些运动员一不小心被他人“记住”了?》。

虽然在权利的行使上艺名与商标有很多类似之处,但二者之间也有一个决定性的不同点:

艺名作为人生权的一种,不可转让不可继承

商标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可以转让、许可、继承

因此艺人将自己的艺名价值最大化的方式莫过于将自己的艺名注册为商标成为能带来长时间经济价值的品牌。

最后小编想说:这次郭曹互撕虽然只是一个娱乐事件,不久后也将渐渐失去关注的热度,但却反映出了企业员工离职时无形资产产权权属未名所带来的麻烦,畅远科技在这里提示各位企业家们,对在职员工一定要做好知识产权的权属协议,并签订保密协议,严防员工离职后对企业造成的技术泄密的风险。

关于知识产权,你想要的我们都有!

相关推荐